花生酱

霍格沃茨复读生

病树前是什么

无端生出了一个念头:既然有人三年来始终愿意相信我的能力和智力,兴许我真的有呢?但不论如何,到了结束的时候,这份期待又怎能轻易辜负?

最近一连几个月的焦躁和不安,竟然有人察觉,意外之余,更多了一份窃喜。我一贯是一个不表达情绪的人,表面上风平浪静,也许内里早已翻天覆地。包括这次,我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。

我是说也许,也许我可以试着再投入一些。

评论